◆ 全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机构
◆ 西藏大学医学院临床实习基地

青藏公路母子伤别离:阜康医院格桑拉吉赴援夏玛乡临行与子一见

发布时间:2020-05-12 来自:西藏阜康医院

  出拉萨城不久,轿车从青藏公路忽然拐入通往古荣乡的普通道路。十几米远处,一辆三轮车已经在此等候,一老一少的身影驻足在三轮车边。


西藏阜康医院


  轿车在三轮车附近停下。格桑拉吉下了车,向三轮车快步移去。几位同事也一起跟随而下。她们是来自西藏阜康医院的医生,此行的目的地是四百公里开外的那曲嘉黎县夏玛乡卫生院。


  夏玛乡卫生院由阜康医院出资六百万元援建。双方结成医联体合作单位,阜康医院将在医疗人才培训、医疗设备配置等方面对夏玛乡卫生院予以定点帮扶。


  “五一”以后,阜康医院向夏玛乡卫生院派遣优秀医生驻点帮扶。这一人员派遣帮扶,每月轮换一次。来自超声科的格桑拉吉,名列第一批派遣名单之中。


  那是西藏那曲地区一个海拔4800米的地方,交通险阻,经济落后。仅仅是高反,大概就令人生畏。而对格桑来说,她心里涌动的并不是对高反的恐惧,而念兹在兹的是她的儿子——她已经一个多月未见儿子了。


西藏阜康医院


  格桑和她的爱人在拉萨工作,六岁的儿子暂时在拉萨几十公里之外的古荣乡,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
  接到派遣通知,格桑拉吉心里咯噔了一下,神情在那一瞬间似乎凝固了。她的心里立马浮现了一个月未见的儿子的面容。这一次去夏玛乡卫生院驻点帮扶,又将是一个月的时间。她心里谋划着在临行之前见儿子一面。


  从拉萨前往夏玛乡卫生院,将要经过青藏公路。格桑拉吉的婆婆家在青藏公路沿线的古荣乡。格桑拉吉在出发的前一天,给婆婆打了一个电话,告知即将前往夏玛乡卫生院驻点帮扶,并交代了临行前与儿子在青藏公路边谋面事宜。


西藏阜康医院


  五月六日一早,三名援助夏玛乡卫生院的阜康医生出发了。坐在后座上的格桑拉吉的心潮澎湃,千头万绪。她心里想着一个月未见面的儿子,也想到这一次匆匆一见,其实又是一次漫长的分别。


  这一刻,格桑拉吉迈开双腿,向三轮车边的两个身影奔去。她心里有千言万语,可是当她抵达儿子的身边,却又无话可说。大概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格桑拉吉抱起儿子,那满目的情,比山高,比海深。婆婆在旁边看着这一幕,默不作声。同行两位女医生,也是为人之母,她们凝望着这一幕,大概感同身受。


  格桑拉吉将儿子放在三轮车驾座上,为他扶正了帽子,然后又是深情地凝望着他,不知说些什么。儿子已经一个月没见母亲了,这一刻母亲近在咫尺,他却沉默不语,眼圈红红的,仿佛积攒的泪水就要倾泻而出。


西藏阜康医院


  忽然,格桑拉吉急转身,往轿车的方向急走。那一刻,她的情感的闸门就要打开了,眼泪即将奔泻而出。可是,她不愿儿子瞧见这一幕,因此转身而去。


  车又出发了,奔驰在青藏公路上。后座上的格桑拉吉一时情绪未平,她手执纸巾,擦拭盈眶着泪水——那是慈母的泪。车内一时大家都不说话,都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幕离别的伤感之中。


  青藏公路上车辆飞驰,那一幕感伤的母子之别,将被遗忘在扬起的尘埃之中。格桑拉吉沿着青藏公路继续北行,再途径几条崎岖山路,到达那似乎被时空忘记的偏远落后的夏玛乡。她将在那里,帮扶夏玛乡卫生院,用她的医术,救助当地的同胞。而儿子,则是忙碌之余内心的思念和牵挂。


西藏阜康医院


  从五月开始,阜康医院将陆续派遣医生驻点支援夏玛乡卫生院。这些大夫,将别离家庭和亲人,帮扶夏玛乡卫生院提升技术,为当地百姓看病。这是一种舍小家为大家的默默奉献,这是一种正如阜康医院的院训“仁心仁术,止于至善”所宣扬的人文道义精神。


  格桑的眼泪被风吹干了。车在疾驰,拉萨越来越远,夏玛乡越来越近。那些等待看病的藏民的群体形象,在她的脑海里涌动,越来越清晰,仿佛冲淡了儿子在心间的印象。